膝下六后世昆裔 无人愿养老 清塘镇74岁韦阿婆告状求尽孝

近日。钟山县人民法院公安人民法庭受理了此案。承办案件的覃法官了解到:韦阿婆在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生育了四子两女。近日,钟山县人民法院公安人民法庭受理了此案,承办案件的覃法官了解到:韦阿婆在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生育了四子两女,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均已成家,小儿子因双眼失明至今未婚。多年来,韦阿婆都是和小儿子居住在有四十多年时间的破旧泥瓦房里。韦阿婆的小儿子是低保户,生活困难,靠每个月200元的低保金和50元的残疾补贴生活,专横跋扈照顾韦阿婆。而韦阿婆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更异国经济来源,仅靠每月90元的农村养老金难以维持生活。其余5个后世昆裔经济条件相对较好,却互相推诿,拒绝赡养老母亲。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过程中,六个后世昆裔意见分歧较大,两个出嫁女儿协议赡养但要分割田地、房屋,大儿子认为应该按照之前的家族赡养协议由继承田地的二儿子和三儿子赡养,二儿子则认为每个后世昆裔都应该赡养母亲,三儿子则觉得自己已经赡养父亲,不协议再赡养母亲,小儿子协议赡养却异国执行能力。针对这种情况,覃法官在庭后多次找六被告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从情理、法理的角度阐明老母亲含辛茹苦养大他们非常不易,而赡养父母既是尽孝也是义务。同时,覃法官针对每个人提出的争议焦点逐一进行释法明理,商量最好的方案解决老人赡养问题,并渐渐解开了六个被告的心结。在覃法官热心、诚心、耐心、公心的调解下,六个后世昆裔都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达成一致调解协议:韦阿婆和残疾的小儿子住,其他三个儿子每个月各给予150元的生活费并仔肩医疗费;两个女儿逢年过节要常回家探望父母。至此,一场家庭赡养纠纷在钟山法院公安法庭法官的巧妙调解下顺利解决,法院既维护了老年人的正当权益,让韦阿婆得以安享晚年,又化解了纠纷,让兄妹六人亲情得以再续。(莫秋灵覃渊华)新闻推荐文明进街区 你我共参与
钟山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钟山县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