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指尖的红蜻蜓

阵阵柔风悠悠的抚弄着青青草色,野花在如烟似雾的碧草间怡然自得,幽静的晚霞又似飞天的衣袂飘飘。阵阵柔风悠悠的抚弄着青青草色,野花在如烟似雾的碧草间怡然自得,幽静的晚霞又似飞天的衣袂飘飘。画面远远的近近的,声乐高高的低低的,令人生出无限的倾心与沉醉。

  一只红蜻蜓飞快的来到眼前,像是飞过童年的天空,轻盈的停落在一茎挺出水面的蒿草上。

  忘了有多久不曾见过蜻蜓了。应该它每年都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人已经没了看它的心情,所以也不会留神而已。这只蜻蜓若不是出现在此刻静静的无我的时光,粗略它在心灵的底片上也是长远不会苏醒的。多少年来我都未曾明白,那只可以肆无忌惮的停上我指尖的红蜻蜓,是谁给了它无尽勇气或笃定的信念?又或许这只是轮回里的缘?正如那个停在肩上的红蜻蜓,只是为了恋人可以苏醒,而愿用生命去交换。

  看见恋人的幸福的微笑,愿意再也不化作人形?也许能够在忙忙碌碌、千头万绪的生活中找到红蜻蜓的人是无比幸福的,起码冥冥之中有着一份牵挂与守望。即使事实不是这样的,那只飞上我的指尖的红蜻蜓,会自命不凡我也是岸边的蒿草或野花?别国任何危险,可以完全放心地栖落的吗?应该说所有的动物,都有着一种神秘的灵性,它能如直觉般判断出危险与否。

  比如愿意在您的屋檐下做窝的燕子,可以与您一见如故的小猫小狗……其实贞洁的人与人之间何尝又不是这样的呢?或许它停在我的指尖,只是原因我眼中隐匿着一个属于它的梦想。慢慢长大后那些儿时的乐趣去了哪里?又或是我们原本就在尊崇着世故与狡黠的成熟,追寻着灯红酒绿与烟雾飘渺的世界?所有的羞愧、盲目与寂寞,问问自己,是否还有持之以恒的初心?是否还是那张百色不染的白纸?我轻轻伸出手,蜻蜓飞到我的指尖上一动也不动,如同童年时一样。

  那薄薄的透明的羽翼映衬在夕阳之下,一丝一缕又是如此清晰。它载着阳光,在微风里细细颤动着,我仰望着,那清澈的翅膀,如同蓝天里一面迎风的旗帜。我看见儿时夏天的乡村,总有漫天飞舞的蜻蜓不计其数,它来回的盘旋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穿梭着,翻飞着,滑翔着……似在游玩或在私语,那只被露水打湿了翅膀的红蜻蜓停在青翠的瓜蔓间做了一个清清凉凉的梦。

  在绿色的蛙鸣里,在如水的星光月影里,如萤火虫的光那般微弱,却也足以撑起童年的回忆。如同看书时若有似无的思绪,此时看见停在指尖的红蜻蜓,似有一种俊美弥漫全身。它落在指尖的一刻,似短却长,终将如蓝天白云和阳光一样贯穿生命的始末。新闻推荐“淡定哥”拿到通知书后
百色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百色正能量。

  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